兰谕

大正浪漫谭 4-两幕间的交响乐

*或许 有糖吧

  虽然两人都还挺别扭,但在舅舅的周全安排下,还是一同踏上了搬家的旅途。
  路途无比冷清。我们的小少爷试图没话找话。
“ね,そーちゃん,你累不累啊要不要我给你倒点水。”
  逢坂壮五不说话,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
  “ね,路上看到了很棒的花丛。没有及时叫你看,对不起啊。”
  依然安静。
  “虽然之前的家不能住了有点遗憾,但是这里也意外的很好啊。而且安静的乡下的话晚上说不定可以看到很棒的星星。我们不是都喜欢看星星吗。好好地正视和接受差强人意的事情的话,果然也还是有很多更棒的事情可以去享受啊……”
  安静。
  但是有个人稍稍偏了一下头,带动头上的两片叶子不易察觉地抖了一下。
  “そーちゃん…我知道错了…”
  逢坂壮五木然地听着,那些话一个字一个字地敲进耳廓。又过了一小段时间,他开始惊讶环使用了成语的同时,也觉得环的最后一句话好像挺有道理。
  经历了悲伤的事情也好,有着悲伤的心情也好…果然认认真真地去接受就行了吧…就算是悲伤的事情里,也有着真切的美好的存在。同时也要好好拥抱散落在各个角落的,深深浅浅的,甚至是要绕好多个弯才能发现的美好。
  好像,快要开心起来了。
  “太好了環くん。ありがとう!!”
  两人都没注意到这整句话都没有用敬语。四叶环不理解这个人刚刚还那么悲伤为什么突然又哭又笑地扑到自己身上,登时呆住不知如何反应。因为怕压到他打着绷带的手臂,只将他轻轻揽住,一只手下意识轻拍着他后背。

  晚上。
  “那个,啊,现在在没有住过的地方呢。所以,窗帘飘动的样子好可怕呜啊啊啊!一旦黑下来每个角落都让人动摇啊!!”四叶环可怜兮兮地望着逢坂壮五。
  “所以…?”
  “我还未成年。20岁之前无法在陌生的地方一个人睡。”
  “??我的房间就在旁边哦?有什么事情我会马上赶到的。”
  “不行。”
  “既然是環くん的舅舅认可的,肯定不会是之前有人自杀过或者闹过鬼的房屋的。”
  “そーちゃん!!不要说这个啊!!”
  逢坂壮五极其无奈地看着他。明明前不久还厌恶着自己,明明现在的关系也还是有点僵,怎么突然间这么需要自己了。没法子,逢坂壮五摇了摇头走向自己的房间搬运枕头棉被。四叶环开始还紧张地在后跟着,看出逢坂壮五的意思之后立马欣喜地帮壮五拿其他行装去了。

  四叶环说的是实话,他要壮五一起睡的直接原因确实是因为害怕。翌日两人先后醒来,都懒得动,就在跟对方留出一定距离的位置发呆。
  “ね,居然被蚊子咬了耳垂——因为天凉了就大意了。但是蚊子还是很有活力呢!”觉得气氛有点冷,四叶环再次试图没话找话。
  “嗯。環くん也很有活力。”
  “你在说我是蚊子?”
  “啊啊,没有没有。環くん是很厉害的少年呢。”
  “ww你在夸我吗?”
  “啊…是。”
  “如果真的有像環くん一样的蚊子,大概就是世界上最帅气的蚊子了吧。”
  “在很厉害的夸奖我??!”
  “是。”逢坂壮五噗地笑了出来。

  “あの,環くん,我没住在原先预定要住的房间的话,那间房间之后要怎么安排呢。只是简单的放着会浪费它的功能吧。”
  “そーちゃん休息和工作都需要那么多的书,所以就给そーちゃん当书房吧!”
  “诶?我吗?谢、谢谢。”
  “但是我的书不会占用那么大的空间哦。環くん没有什么需要用到它的吗?”
  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四叶环总算想起他很久以前最喜爱的事情。绘画。名校里自己全然不感兴趣的专业早没有多大的吸引力了,如果能继续热爱之事,青空大概都会变得更加澄澈起来。

大正浪漫谭 3-一緒に

  逢坂壮五发现四周没有人了,游魂般晃回自己先前住着的这个府里的一间房间,不清楚自己现在在想什么。
  这个孩子在自己走投无路没有未来的时候给自己安身的地方,对自己笑,让自己多为自己着想,主动提出有心结可以跟他说,和自己分享他最珍爱的东西……应该是痴长二十余载所见的对自己最最温柔的人了。但就算是这样的孩子,身上也隐藏着【突然间就抽死牛虻的,明明性格温厚悠哉的牛的尾巴】。就算是天使般的脸孔和笑颜,若与火光重叠也有摧毁芳草的力量。
  自己的不器用早被自己深恶着了,而并列而言,旁的景与人此刻也如芒刺一般。ああ、 落ち込むですね。
逢坂壮五缩在冰冷的地板上,刚包扎过的手臂被弄得更加疼痛。他隐约觉着自己有些发热,同时却也感受到削骨的寒意。

  壮五这儿空气冷凝,外边却闹得很。环的舅舅正在试图跟自己的外甥儿了解事由,并教导他不要随意为难人。环虽也自知自己有错,但毕竟小孩子脾性,不肯低头,反跟舅舅抬起杠来,弄得老人家连连摇头。
  舅舅在承诺了会补偿给环他自己另外收藏的其他旧物后,就把精神过度活跃的小外甥晾一边儿去了。此举是想让四叶环再冷静冷静,也是为了去看看那位书生。
  失去的东西固然重要,为此心生不满也实属正常,但责骂无辜者就是多余之举了。自己这个小外甥行事任性不是一天两天,近年已多有改变,但今日一见,终究还是难逃旧习。

  舅舅推门而入时,那位书生已经在冰冷的地板上睡着了。
  无奈,舅舅小心翼翼地抱起逢坂壮五,把他放回床上,盖好被子,又调整了一下他手臂的位置,避免压到,加大断骨愈合的难度。逢坂壮五睡眠浅,纵然舅舅的动作已经很轻,还是弄醒了他。年轻人差点从床上弹起来,长辈忙连连摆手。
  “嘛…啊…给您添麻烦了…不好意思…”
  “没事的。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吗?伤口托医生的帮助康复得很快。多谢关心。”逢坂壮五带着温柔礼貌的微笑。
  “是吗。那就好。情绪呢。”
  “……”
  “我过会儿就会打点行装…会尽快离开这里。不会再打扰到四叶先生。请代我再次向四叶先生表示歉意。”
  “我可不是问你这个哦。不过既然你提及此事,我老头子也多嘴几句。你若是离了这里,可还有别的容身之地。”
  “暂时没有,不过我可以好好找。就算露宿街头,因为我之前也经历过,所以没有问题的。”
  “嗯…”
  “那如果我让你留在这里,你会听我的吗。”
  “诶?……我还能留在这里吗。”
  “我总不能让一位温雅的年轻人露宿街头吧,而且…”
  “啊如果是同情的话不需要”
  “也并不都是因为心疼你哦。环的任性由来已久,这次该好好教教他了。总不能什么都由着他。况且我刚刚同那孩子交谈过了,他不明说,其实果然已经跟你有了很深的感情了吧。你若是真的离开,迟早他得悔死。”舅舅笑了。“而且有知事稳重的人照顾他我也省心。”
  “这,这样的吗。”逢坂壮五一时语塞。想再找出客套话拒绝,竟找不出。
  舅舅再劝,总算让逢坂壮五有了继续待在此处的勇气。不过接下来讨论的却又是令人心情低落的话题了。
  “你是理着财的,应该也看得明白,这个家族已经败落之极了。环还小,我也不想他太早为生计忧心。虽没敢把大笔钱财都放他手中,每月开支还是照旧寄来的。可惜近来形势愈差,吃食衣着还无妨,住处是无法保证了…我一直未提此事,现在既有火灾的契机,我想请你们考虑一下,能否搬去稍小的木屋住。我们家族先时在东京近郊也置有产业,前几年人搬出了,屋子却没拆。还是很完好的。”
  逢坂壮五当然明白其中苦处,对于这种请求,也没什么可拒绝的。只说自己没意见,最重要的还是看环怎么想。再寒暄了几句,舅舅告退,壮五还是在房间休息。
  逢坂壮五没意见是意料之中,环才是不安定的因素。舅舅边走边想着,有些无奈。就算出了火灾,家依然是家,况且火势控制得好,对建筑影响很小。依环的性子,从贵族府邸到小木屋的落差很难接受,他又正在气头上。
  处理过大大小小千万件事务的舅舅在自家任性的小外甥面前犹豫了。一个夜晚安然度过之后,舅舅终于也向环提了搬家的事。奇怪的是今天的环意外的十分低落,没怎么抵抗就同意了这事。这事儿当然也包括了继续和逢坂壮五住一起。

  环从昨天下午开始就不断在回想そーちゃん的种种,在思考舅舅对自己说的话。那些自己一直没当回事儿的东西。
  总觉得更任性一点,比不好的存在还任性,说不定反而可以保住重要的人或物。但就算是刚发完脾气的时候,自己也会感觉到莫名而强烈的难受和后悔。
  之前也好,现在也好,自己果然已经,造成了很多麻烦了吧。
  就算自己拖着他要他继续和自己一起生活,他会情愿吗。明明是很温柔的人,明明自己也明白他的压力很大,还是对他如此粗暴。已经,很厉害的伤害到他了吧。
  现在再努力去改正,还来得及吗。
  去向他认错,去问他肯不肯原谅自己吗?但是如果是他,肯定也只会带着温柔的微笑说着“環くん大丈夫ですよ”这样的话。谁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啊!这么不坦率的人,真是的,我干嘛要在意这样的人。
  但是…他除了是个不坦率的人,也是个很重要的人吧…

大正浪漫谭 2-如果会悲伤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正时期会有300克的国王布丁。
*四叶环后院起火

  壮五每天在“そーちゃん,好烦”“そーちゃん真好”的声音交织中度过,无奈得不行。但是他不擅和人打交道,也没有想着要跟少年达到多么亲密的关系,所以也只是听听就过了。两个人偶尔向对方抱怨几句,但也都保有着很好的尊重。这样的生活倒也自在。
  今天四叶环不知怎的,兴高采烈地要求和壮五一同外出采购食材,说是要自己做料理吃。壮五包揽家务后也开始管钱,环用钱多少会问他几句,此次采购也同他商量。两人晃啊晃地在街道上慢悠悠走着。半个小时过后,壮五心叹上天终于开始眷顾这孩子了,环兴奋于自己的情报果然准确。因为,他们不仅买到了很棒的猪肉和新鲜的蔬菜,还买到了——300克的王様プリン。
  逢坂壮五微笑着付账的时候,心说出现了分量如此之足的稀有布丁,够他吃一阵子了吧。或许很久都不会再听到抱怨布丁不够吃的声音了。
  然而。
  “国王布丁真好吃!三下两下就给干掉了,但是有300克呢!荞麦面的300克就有种‘要开干了!’这样鼓劲的感觉。但是布丁就很轻松了。真厉害——”
  逢坂壮五欲哭无泪,很想说请您慢点儿吃小心噎,请您少吃点儿我们的积蓄不多了。但是看那孩子开心得似乎全身都在发光,也不忍败他兴。
  “そーちゃん!你也来吃嘛!我们还有一二三——五个布丁!”
  “诶?我吗?”
  “是的哦。”
  逢坂壮五并不擅长甜食,但是更不擅长拒绝人,更何况对方还是四叶环。沉默几秒后,他倏地起身,以极快的速度走向厨房并拿回一瓶红通通的玩意儿。
  “そ、そーちゃん?你疯了?这可是甜品哦??”
  “虽然过甜的食物偶尔品尝一下也不错,但是你不觉得辣的调味能贴近心情而产生共鸣吗?”
  “??是吗?好像很有道理。那么暂且认为是对的吧。”四叶环迷茫地接下话。
  布丁味儿还在空气中飘散,四叶环就提议要开始制作炸猪排盖饭。逢坂壮五掌勺,四叶环打下手。虽然在这间屋子已住了多时,但由于吃饭问题几乎都在外解决的缘故,壮五是难得进一次厨房。毕竟是荣华一时的贵族府邸,厨房自也格调非凡。壮五是个会欣赏的,置身此地,免不了隔几分钟就往摆件和雕刻上看几眼。四叶环在一边悠哉游哉地看着他,觉着甚是有趣。
  “そーちゃん啊,这么喜欢我的家吗?这么喜欢的话,就永远留在这里吧。”四叶环说这话的时候,非常之神气,带着小孩子特有的笑。逢坂壮五傻了几秒,装作没听见,继续倒腾手里的东西,四叶环倒也没介意。

  昼与夜都在欢笑中安稳地过去了。逢坂壮五表现得不明显,但也是相当开心的。因为又是回想今日的琐碎乐事,又是划算着未来怎么帮他把这儿打理得更好,壮五一直没睡着。正想着,一叠纸的形象飘入脑海。噢…今天早上走得匆忙,回来也不得空,账本忘堂屋了。只是一本小册子,又是在人家自己家里,似乎也并无大碍。不过四叶环个人名下的积蓄和壮五的收入其实都略显短缺,壮五对于预算又习惯性的首先考虑最差结果,导致账本内容有会让人觉得自己隔天就要露宿街头的功效。没必要让那孩子因为经济有思想负担,所有问题我一个人来处理就可以了。为了避免被他看到,果然还是先拿回来吧。壮五这么想着,做了个深呼吸,起身披衣走向堂屋。
  府邸不小,壮五走了好几分钟才走到堂屋。耳边风声呼呼。正准备翻找呢,抬头间突然觉得屏风的颜色和光泽有点不对劲。那么多绛朱光斑在起舞吗…?壮五倦意仍深,带着点走向罗生门的味道晃晃悠悠地绕至屏风旁,却在瞬间突然清醒。
  屏风一点问题都没有,上头的画也还是一如既往的岁月静好。只是,屏风之后的地方,庭院,着火了。
  逢坂壮五吓得不轻,斜斜走了几步就猛地冲去找容器,想待会从同样在庭院内的池塘打水。只希望火不要离池塘太近。不过千年来教导人们不要着急求速的俗谚并非空话,满眼黑暗中,他下一秒就撞到了某个大东西,还是自杀式的撞法。顾不得身体的剧烈疼痛和身后的巨响,他还是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了木桶,在离火已经不远的地方打水扑火。
  现场自然是一片紧张忙乱,我们现在却要缓下节奏来侃一侃其他事情。堂堂贵族府邸自然不可能无缘无故起火,而此火的源头恰在我们的小少爷身上。说回夜还未深时,壮五弄完料理已是疲累,做饭烧剩的柴就让环处置。可怜小少爷是第一次碰炊烟,壮五又沉浸在疲劳和喜悦里忘记交代该注意些什么,小少爷把余柴从灶下抽出后象征性地灭了灭火就随手丢到庭院角落的备用柴堆里去了。回来后壮五也没多问。不久两人就各自回屋了,早已忘了这茬儿。柴火并没有完全熄灭,还在木芯里闪着星星点点的光。过不多时,夜风又大了起来,干脆就借着还未烧过的柴堆和院中萋萋芳草扬起一番大势。
  幸而这备用木柴数量不多,壮五也一直注意清理院里的枯枝落叶,才避免了火往更高更广处呼啸。壮五出来救火发出的一系列声响极大,所以虽然他并没有打算把环叫醒,环此刻也匆忙赶了过来。虽然在被壮五看到的那刻就被派去向邻居求援了。(怎么能让他离火太近呢)(怎么能让他一直看着这令人怖惧的景象呢)
  之后的事就是公式一般的邻居及时帮忙扑灭大火,向警察解释好缘由并客气地送走(环还以为自己会因纵火罪被带走而慌乱万分,壮五挡在他前头微笑着解释并应酬好了一切)。再接着,壮五就被环强行背去诊治骨折和擦伤了。

  可是不管是食物的香甜还是照料伤病的体贴,也只是在这个府宅中的静好生活的回光返照而已。毕竟就在隔天,逢坂壮五真的差点以为自己又要露宿街头了。
  隔天四叶一族管事的舅舅前来探望,想帮助未成年的外甥处理火后之事。而且现在也到了不得已要向这个孩子说明一些事情的时候了。
  舅舅也曾听说外甥家新近来了位寄住的书生,温文尔雅,与外甥也还投契。然而他尚未近门,就听见堂屋一阵喧哗,忙大叫不好。
  “我明明说过很多遍了啊!这个柜子是绝对不能有损坏的啊!”
  “其他东西再烧一会儿也都无所谓!可是这个不行!”
  “够了。真是够了”
  环所说的柜子,确实是重要之物。那柜子里摆放的是环小时候,也是家族还繁盛时候的一些纪念物品,以及环的母亲的珍贵遗物。就算大人不明说,环心里也明白家族的颓势不可逆转,并也还偷偷怀念着曾经随心所欲又锦衣玉食的生活。至于最爱的亲人的遗物,意义不必多言了。
  舅舅冲进堂屋是想阻止吵闹,可环一看到他,脑海里又闪过许多过往画面,同时有了在穷书生面前舅舅会给自己撑腰的错误信心,责骂居然愈加厉害了起来。
  “果然是什么事都做不好!”
  “要是我没让你待在这里就太好了。马上离开。我不想看见你了。”
  “就算是着火你也有责任!还想给自己找借口吗”
  “……”
  逢坂壮五一开始还能轻声道歉,到此时只能胡乱地小声应着了。身体的伤痛,愧疚,持续多年如本能一般的对自己的否定和怀疑,还有重要之人的指责(本来就看自己不顺眼的某人简直要认定自己是罪大恶极的了)。各类伤口层层重叠,逢坂壮五本就白净的脸开始转向透明。就要真的透明的时候,四叶环才注意到他微弱的请求。
  “四叶さん,求求您不要再说了…”
  “对不起…能不能、能不能、先别说了…”
  万幸,舅舅及时从惊讶中缓过来,一把抓住四叶环的手臂硬是将他拽走了。

大正浪漫谭 1-相遇的最初话

*人设来自[大正浪漫活动]rc。即环是贵族少爷,so是寄居在环家且包揽了所有家务的书生。HE。

  “您好。在下逢坂壮五。请多指教。”
  “四叶环です。不用客气。我以后就叫你そーちゃん吧!”
  “这样…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这种称呼很常见啊。自以为是,假装很遵守礼数的反而不是真正的贵族呢。我觉得我这样就很好。嘿嘿。”
  以上对话的发出者中,逢坂壮五是个流落街头的穷书生,刚被贵族少爷四叶环捡回了家。逢坂温雅谦和,虽有时显得拘束,也不影响他受人喜爱,让一众街坊联名担保他绝对是可靠之人。四叶贵族出身,行事却是自由随心。
  现今是大正末期。旧的时代是将落未落的斜阳,新的浪潮是走街串巷的轻风。外边的情况复杂之极,少爷和书生却好像不知道似的,安然地在街边偶遇,安然地约下寄住的协定,安然地走进因为新住户的到来显得焕然一新的四叶府。
  四叶府高贵古雅,提醒着来者家主贵族的身份。逢坂壮五赞叹之余,却也觉得这屋子过于冷清了。
  “嘛,亲戚没有一起住。我的父亲在家族刚开始衰落的时候就一声不吭地远走他乡去了。母亲生病,上个月,离开我了。”
  “失礼了…抱歉!但是,没有佣人吗。”
  “上个月都被我遣散啦。我自己照顾自己就可以,他们可以去追求更好的生活的。”
  “您真温柔啊。”
  “嘿嘿。没有啦。还有啊そーちゃん我都说了不要那么客气!敬语什么的我听到会很烦哦。”
  “…はい。”
  “虽然有点冒昧,我觉得四叶さん的屋子缺少打理的话,还是会略有脏乱的。作为寄住的回报,我来帮你打理吧。”
  “不要叫四叶さん!叫我環くん就好。”
  “環くん…”
  “如果不会让你太劳累的话,其实我也挺希望有个人能帮我整一下的啦。”
  “嗯。”逢坂壮五笑了笑,温雅静好。

  两人一边闲聊一边讨论寄住的事宜。逢坂壮五提出住偏房就好,却被四叶环以“离我的房间太远了,不要”这样的理由拒绝,被安排在了紧临主卧室的房间里。环毕竟还是个怕孤独的孩子,肯邀书生住在自己家也有想要有人陪陪自己的缘故。其他事项,因为四叶环觉得“反正就先住着有什么要说的再说”,所以实际上只是带着壮五在屋子里绕了一圈展示了自己的家有多么的好看后就大声宣布“今天很累了该吃晚饭了”。
  壮五震惊于贵族少年居然会安于在小吃店解决晚餐,环震惊于文文弱弱的书生居然这么能吃辣。不过许是因为对对方都多了解了一点,两个人都有点开心。

  那天过后,环依然每天看点书准备复读考取大都会的大学,壮五依然研究文学,撰写文章。两人的生活似乎都没有太大变化,但也都因为多了对方的存在而多了些安心。虽然环偶尔会闹脾气,壮五总是一副满怀心事的样子,但几个月下来,倒也相安无事。

逢坂日记(45cp)

*日常向
*疯狂使用rc卡里的梗
*所以其实就是看rc时的一些脑洞
*很无聊。现在退出还来得及ヾ(•ω•`。)

日曜日 晴
今天有粉丝寄了国王布丁来事务所。环君非常高兴,还意外地分了一点给我。应该只是因为黑咖啡味不合他的胃口吧。
粉丝们为我们,为环君做了很多呢。有寄来精心准备的礼物的,有寄信的,我还注意到有人在SNS上天天对他说晚安。她们总能让环君欢欣鼓舞,可是我好像很难做到。不知为何最近对他的粉丝比对自己的粉丝还要在意。不能这样。

月曜日 晴
多久没体验到周末/周一的感觉了呢?
工作繁忙,这几天大家都显而易见的憔悴。是时候启动学习制作营养餐的计划了。能帮到大家就好了。

水曜日 多云
久违的感受到了强烈的疲惫。明天还有收尾工作一定要打起精神来才行。
休息时间环君跟我说了“一织织昨天提了七次兔耳friend!比前天多了两次——”“发现了从来没有见过的薄荷片的包装!好帅气!”这样的话呢。
虽然有点哭笑不得。
但是被很厉害地治愈了。
环君明明也经历过很悲伤的时期,为什么还能如此天然可爱呢。
我也能像他那样吗。

木曜日 晴
今天的脸色可能确实是苍白了点。环君一直围着我,非常焦急地问着情况。
之前环君有说过,如果我再生病晕倒就要解散mezzo”。可是我还是没能把自己的健康管理好。真是很对不起他…
他今天没有提到解散的事情真是太好了。松了一口气呢。但愿他已经把这事忘记了。
抛开可能会对他造成束缚这一点,我真的很想一直一直和他一起走下去。
今天虽然让他担心了,但也还是有在尽力珍惜他的。
明天也要好好珍惜这个孩子。


*解散梗来自官方
当时环的意思是,so会生病都是因为自己不好,所以如果以后再给so造成这么大的困扰情愿退出咩走
但是so好像没怎么get到。so听到这话后的反应是立马去便利店买了营养饮料……╮(︶﹏︶)╭
(然后环没耐心了下楼去接so却把钥匙忘在了双人房里)
(但是用营养饮料和国王布丁干杯的两人太可爱了ww)